• 什么都行。

    也可以告诉我,我写得太烂了。

    请答复。
  • 2011-05-17

    近期

    生活有点混乱。

    被妈妈恐吓。不敢联系。

    常去做中医治疗。不知治些什么。

    自虐之心不可有,是一种瘾。

    再见那个让我过不去的人。还是依旧过不去。依旧伤感。依旧无力地觉得幸福。依旧有很多话,永远都不想说出口。

    小艳遇很顺利地结束了。一片祥和与轻松。

    第...
  • 2011-01-12

    脑子里总有些喧嚣。什么东西嗡嗡嗡或者轰隆轰隆停不下来。跑马车。

    我的人生的脑袋一直如此。就算睡觉。脑子里要有声音,要有画面,要有人,要有故事。

    也许如此,我看起来才不寂寞?

    现如今我是真的不寂寞了。习惯了对着自己。觉得自己就算千差万错,依旧善良。
    ...
  • 有的时候就是不是习惯。也不是回忆。更不是幻想。

    是爱。

    带进坟墓去。

  • 晚上常常要靠玄学力量才能平静。比如自然的声音或经文念唱。凌晨大斩五十来粉丝,(基本以粉丝不超过5,关注不超过25,头像特别难看三条满足任两条为标准)后是听心经朗诵睡着的。有幼时听神笔马良磁带的甜美。同大开杀戒后吃斋类似。所谓“心无挂碍,无挂碍故...
  • 2010-12-08

    手短君

    不管什么情况,用了别人的东西太久,还是会多少惹人厌的。是我我也一定会这样。换了别人的东西,我大概早就还了。也没有想过会用上这么久。真抱歉。

    万一因为欠人东西而影响了对自己其他方向人品的考量,那岂不是很恐怖。
  • 1.   永远不要为自己的智商高而骄傲和松懈。只要达到120左右的智商,就是聪明人,而聪明人跟聪明人都站在一个起跑点上。

    2.   机遇不由得你挑剔,也不由得你为它想后路。不要以为错过这一次看似不完美的机会就会迎来更好的,或告诉自己,这机会太好,我无福消受,仅当碰碰运气,因此不认真对待。你的运气总量恒定,浪费之后剩余只会更少。

    3.   要在某一个专业变成真正的如假包换的精英,必须为它...
  • 2010-08-19

    蓝宇

    据说他确实在这世界上活过,又年轻地死去了。清华建筑系忧郁而俊秀的青年。

    他带不走那些为他而流的伤悲和感动。

  • 2010-08-15

    改改改

    懒惰 不孝顺 贪玩 爱浪费 做事不认真 过度肥胖 爱晚睡 话多 效率低

    在2010结束之前统统改掉!!!!!!!!!!!!

  • 天生的肉食动物。天生的狼心狗肺。天生的想成为狮虎之辈却没那个魄力。

    只能随处跑跑叫叫吃些比我还胆小的东西假装凶恶。

  • 2010-07-25

    卡尔

    很久很久没上MSN了,上了看到的第一件事是卡尔的状态。说他在纽约。

    我想我还是以一种很感恩的心情对他抱着深刻的好感的。如果很多年后再遇见,不知道是什么感觉。这感情太独特了。

  • 2010-07-17

    回忆受伤了

    真的是很破灭的感觉。

    原来曾经以为真正发生的很多事情都不是真的。于是我此前的人生就是一场闹剧。而我还一直觉得它是伟大的奥斯卡经典。

    前几天还在跟人说那两个伤我很深的人。其中一个用他后面的温暖缓和了我的伤。可是他创造了虚假的美好回忆。以至于回忆都成了不可相信的了。也许那之后的所有也都是随便乱来罢了。

    都不是真的。连浮云都不是。

    我以前也只是怀疑,但内心还相信那有一定的真实度在。
    ...

  • 如果把每一天都当成生命的最后一天来过,应该会很不一样吧。就像如果可以和自己14岁的时候心爱的人永远在一起,也会很美好的不是么。

    人年纪大了,说不出来我依然是这样想念着你们。不知道为什么那些曾经信誓旦旦想用生命去爱护的人就这样消失了。哪一个人常常出现在我的梦里,变换着各种各样的角色。你们听不听得到我想念的声音。

    我没有想过生命对于我会变得如此飘忽无力。我想要变得富有而强大的愿望越强烈,所有情感上的幸福对于我越是无济于事的时候,就越发绝望地觉得身上的器...
  • 2010-06-02

    变成富人~

    一定要变成富人!

  • 如题。

  • 2010-04-20

    2010-04-20

    有一本禁书里一个老人家帮大官挑续弦的要求:

    “首先是年纪,要十五到十八岁,时下的姑娘们那种脸型。肩膀要圆一些,肤色是淡淡的樱花色。五官要端正,不能是细眼,眉要浓,两眉之间要宽阔,鼻梁要渐渐地高,嘴要小,牙要白,排列整齐而且大小均匀,耳朵得稍微长一点儿,耳朵不能又肥又厚,要薄一些的最好,让人乍一看觉得好像和脸不是相连的,而且显得直到耳根都透亮。前额头发得自然,没加修饰。脖子挺拔。后颈上没有拢上去的短发。手指要细长,指甲得薄。脚最好是八文三分长,脚的大拇指不能翘起来...
  • 不知道为什么。就是熬夜熬惨了。

    我已经懒散了半年之久。我没办法相信我懒散了这么久,但事实就是这样。半年的时间点燃了无数个计划,创造了无数种可能性,但都因为自己的软弱和懒惰或者一些些战胜不了自己的情绪而胎死腹中了。我很不可避免地想到两个字,叫做辜负。但我任性的以为这两个字是没有资格出现在人世间的。到目前为止,我还没有对自己有辜负了的感觉,或者是因为原谅太容易吧。

    其实我知道我自己在坚持什么。只是坚持的方式是懦弱。就是一直不断的被所有的事情拉扯,然后想着,先解...
  • 2010-04-04

    神乎其神

    我们都去练辟谷吧!不要吃东西!让胃酸分泌停止吧!让每一天都更有精神!

    真是太疯狂了……

  • 2010-03-17

    2010-03-17

    First of all,不过十来天没到,访问量激增,感谢莫名人来访,希望我以前不认识你,现在不认识你,以后会愿意认识你。

    近期修养过着蹭吃蹭喝的生活。开春,明天可以开始小旅行一下了。我再一次用身体证明了我是一个耐操的人,包括耐疼痛与physical的折磨。护士们说没遇过比我更好伺候的了。

    至于我现在的模样嘛,不被认出是值得担心的。脸是崭新的。新得超乎我的想象。半年前刚开始看下一站幸福的时候突然发现安以轩的眼睛真大,我本来不喜欢大眼睛的不知道怎么就...
  • 2010-02-24

    Absolute Diary

    深圳湿的让人发慌。不是口头上的,是心头上的发慌。客厅的瓷砖地板永远蒙着一层露珠,24小时都像早春的清晨。新买的书的书皮整个向外翻了起来,我才明白这也是潮湿得体现。睡下来却有一股燥。只有这时候才仿佛是水火相容的。

    我半夜睡不着,起来喝了一大碗汤。这在过去的多少年里都是没有的。这一场疗养彻底地改变了我的饮食。我开始早晚餐都不吃米饭或面条或者其他死面制品,一天两个鸡蛋,很多汤汤水水,很可能宵夜。曾经我不饿不睡觉的优秀心理就这样被击破了。不过,竟然也没胖出很多来,或者是,我已经对这...
  • 2010-02-23

    千字文

    把自己的身体看成一个瓶子,瓶盖开在脚心。轻松地吸一次气、呼一次气,同时打开瓶盖,想象疲劳像泥水一样流出去。再吸气,想象灌入清水,然后洗出疲劳。反复多次直到想象身体中的水完全清澈为止。

    这是我昨天看一本小书的时候看到的方法。我觉得这个方法有趣又有效。那个书里面还有各种放松和提高注意力的小方法,就像这个一样,运用大量的想象。那种久违的想象的感觉,就是即使睁着眼睛,眼前的事物却不在眼前的感觉,确实会让人精神舒畅一些。

    这本小书引起了我一些相关的和无关的想...
  • 早上起来,突然想不起一个高中同学的名字。我明明对她很熟悉。只记得她叫Lydia,中文却在脑子里翻来覆去地找不到了。但最后还是想起来。证实我得了这种很奇怪的失忆症。让我在与人谈话时候卡壳,就像平坦的走了一万次的柏油马路有一天出现了过不去的大波。

    今天去图书馆。我在文学书架反复,看到无数张熟悉的脸。那些文学书的脸。它们曾经那么安然的自豪的属于我,怎么会想到如今这样彻底地被抛弃了。我是无良的主人。我母亲每到搬家时就视书籍为宿敌,想着既然我不看,就let them go吧。她永远不...

  • 2010-02-07

    扶桑

    看完《扶桑》我直想哭。

    准确的说,我从翻开它第一眼的时候就想哭了。我看到“这就是你。”的时候,从下丘脑到五脏六腑都有一种过期的粮食被拧烂的酸,或者是长草的酸,或者是那种根部倒锥下去的疼痛与麻胀。

    这本两百多页的书我看了三天。我很多次疲惫地放下,无所适从地干点别的,和狗闹一闹,跟妈妈说两句,看看电视。但都驱散不了扶桑。我在电脑屏幕里看到扶桑的红绫罗,在电视里见到她的发髻,在厨房的锅子里看她吃瓜子的雍容美态,在床边的灯光下看到她...

  • 2010-02-07

    下雨

    在厨房洗碗的时候我想,为什么会下雨。

    这问题和为什么有你一样蹊跷。

    你的红绫罗撕开的一个恍神,我突然明白这是个被思想残害的世界。你是一个连什么是“爱”都不晓得的窑姐。是我们限定了你。

    如果去买一本小学生的练字本,打开,看到很多框框和虚线,我想说,那就是现在社会伦常与道德的格局。我们把每个人都放在一个小框框里,或者那些框框的交界线上。便是这么固定着的一生。

    我曾经想过何必要执...

  • 我还是像很多年前一样迷恋着那些模糊得化不开的东西。它们不透明不清晰也可能不干净的在我脑子里发着blingbling的光。那些捉摸不定的人琢磨不透的事,要是能这样长期存活在它们周围,也是很美的。

    我想,我终于要告别我电视剧的人生了。在我告别了粗大腿和下耷的眼角之后,这将成为我2010年人生的第二次转型。这个改变开始于我发现我无法坚持将电视剧看到最后了。《小姨多鹤》照理来说是挺合我胃口的,剧情不错演员很不错生活化的趣味和绵长的苦难。可是大陆的正剧让人跳起来不舍得,不跳又嫌它话太...
  • 2009-12-12

    早睡有力量

    好久没有早睡了。常常到天快要亮的时候才睡下。

    我发现,我可能是害怕房子里安静下来。那是如假包换的寂寞。如果人都不用睡觉该多好。

    今天从床上起来的时候是下午四点多。觉得重心严重不见了。

    我竟然在两天内宅完了一部《天使情人》……虽然真的不是我喜欢的风格。但其实看电视剧只是为了防止自己停止思考而已。思考是不是有些事情现在没做以后就会后悔。如果每一件都会后悔,那最令人后悔的那件是什么。
    ...
  • 2009-12-08

    不期

    突然发现,我的计划人生风潮好像已经过去了。现在不会急迫着去要实现什么,也不会为没有在实现什么而空虚焦虑了。我相信不会来不及。可能,不期而遇的日子会比为上位而被迫的日子美好很多。

    看了一本叫《岛》的畅销书。没有像想象的那么感动,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文化差异或者翻译的关系。不过很多地方翻译得很精妙,很流畅也很美。故事情节很不寻常,充满了苦难,却是一个很饱满充满希望的故事。昨晚熬到四点看完它,今早醒来还有情节在脑袋里绕。

    还看了好多股票金融的节目报道等等,看...
  • 2009-12-04

    当青春过去了

    今天Karl发了一封站内信给我,是一篇《财经网》关于房地产的报道。然后他留了个言,说让我看看,觉得蛮有见地的。

    我早上起来开电脑看到这个,在还未睡醒的状态中哑然失笑了。

    如果说,何是数学呆,这个家伙就是个金融呆。我就是很喜欢那些对某种东西特别痴狂的人。

    设想一下,万一有一天,我们会在一起,然后发现我们的媒人是一支叫"深圳控股”的股票,那真是件很有趣的事情。

    这支股票我当年推荐给他,然后...

  • Y-做到了;N-没做到;O-未知

    <O为未达标。

    1、忍耐的实质就是,你要赚便宜你就赚,你想不要脸你就不要脸,随便。我能施舍给你的,我给;我给不了的,你找别人要去。至于别人给不给,那是你们的事了。YO

    2、对付虚伪的人,不是骂她,不是拆穿她,而是让她继续悲哀地虚伪着,然后装作什么也不知道。那么慢慢地,很多人会主动跑来告诉你她有多虚伪。Y

    3、对付自私的人,不是恨她,不是不理她,而是渐渐远离她,从心...
  • 2009-09-22

    最近睡眠非常浅。总是被振动的短信吵醒。所以午睡一个半小时陆续做了很多梦。

    里面有一个男人,白人模样,很爱一个女人,那个女人上了我身。好像已经结婚了。前半段故事都不记得,好像有一些他宿敌很多的铺垫,不过都被他赶走或击垮了。直到我们遇到一群打扮黑色,但不失漫画趣味的黑社会人士,于是开始了一场殊死搏斗。具体打斗有没有痛感我是不记得,只记得后来我抱着他的头不知怎么的把他拽出了苦海。下一幕遇到他,只是脸上有一些伤痕,眼神有点异样,但依然俊朗。只是他对我的状态变得很快,原来他的好兄弟出...